查看: 2482|回复: 29

[其他类别] 【搬运】一个疯子杀人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搬运者说:果然,之前某坛友分析得没错。度娘排行榜前十的都有危险。[color=rgba(0, 0, 0, 0.298)]原创: [color=rgba(0, 0, 0, 0.298)]草庐法客 [url=]草庐法客[/url] [color=rgba(0, 0, 0, 0.298)]今天
上海一中院的微信公众号登了一个新闻:

“6·28”浦北路杀害小学生案一审开庭:被告人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今年6月28日,黄一川因工作不顺等原因,为泄私愤,在上海市浦北路世界外国语小学附近砍杀学生,致2名未成年人死亡。12月6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经鉴定,被告人黄一川患有精神分裂症,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公诉机关认为,黄一川构成故意杀人罪,其犯罪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依法应予从严惩处。当日,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这个案子从杀人到开庭算快的,说一个慢的案子也发生在上海,虹口杀妻冰箱藏尸案,案发在2017年的2月,2017年11月29日第一次开庭,2018年8月一审宣判死刑,目前二审中。

当然如果拿早年严打时候的司法效率衡量,估计这小子现在就没命了。
1996年,上海出了个杨玉霞毁容案,9月11日杨玉霞先后向无辜的顾夏萍、徐丽君母女浇泼高浓度硫酸,后自首,1996年10月24日该案开庭,1996年12月10日杨玉霞二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三个月命没了。

1997年,魏广秀榔头案,4月15人抓到人,5月27日上海二中院判了个死刑,6月12日上海高院驳回上诉核准死刑,13日死了,从抓人到死,两个月。

就这案子,我前几天写过一个微博,预测他必定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当时财新的报道是世外小学的杀人犯黄一川在案发时有精神分类症,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不负刑事责任,我国对精神病犯罪的处理总体来说是三个层次。

第一种就是完全精神病人
法律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
这个要法医严格的鉴定,这就是我们老百姓常说的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第二种叫间歇精神病
法律规定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这个好理解,法律是处罚行为的,行为时正常,那就行了,至于你的精神病史,那无所谓,不影响定罪量刑。

第三种叫部分精神病
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简单记忆就是疯子杀人减轻责任。

黄一川的精神病我估计是第三种,犯罪前买好刀,不坐地铁坐公交,挑选的犯罪对象就是他自己成为不了的城市中产阶层的孩子,孩子的防御力最弱,又是一个家庭的希望,所以我不觉得他是完全的精神病,有理性的呀,但这这事做的又绝对是一个疯子。

当时的新闻报道杀了人后,人民群众把黄一川制服,问他为什么杀人,一位保安听见他说“因为心理不平衡”。是心里不平衡,把他逼疯,然后他又是大学生,所以行为疯狂,但技术上却颇有理性,就类似范进中举的疯子。

同时这个案子他是个精神病或许是给众人最好的交代,完全精神病是不行的,这种犯罪要是不处罚不承担民事责任,那民意滔滔,天理难容,客观上他还能考研,说是完全精神病没人信。
所以定部分精神病比较合适,行为太疯狂了呀,而且量刑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不是应当从轻减轻,所以判死刑也可以。

黄一川疯了,自身心理问题肯定是最重要的,但这玩意不能深究,现在我们说范进疯了不会说范进的自身心理问题吧,这么多科举不中的,为啥就你神经病了呢,现代人反而会批判科举本身,黄的问题也是如此,他这种心理不平衡的人多了,疯的人多了,这种无差别的杀人根本无法预防,引发的阶层仇恨才是更大的社会问题,因此黄一川是精神病就好理解了,如果是因为社会问题导致他要报复社会,不是疯子,而是他在理性指导下的行为,那才可怕。

绝对理性的读书人黄假如这么思考内卷化民族的自我价值是根据自身在整个人群中的位置确定的,所谓竞争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通过自虐爬上去然后虐人,上去了就是草鸡变凤凰,自以为天之骄子了,没上去就范进中举那样,最后疯了,疯了之后逻辑反推,就和欧阳锋九阴真经倒过来练,既然我的价值是人群中的位置,那自己上不去,把人家拉下来不就行了,那具体伤害谁呢,欺软怕硬是人的本能,难道还欺硬怕软敢去特种兵那?挑来挑去,中产家的孩子是最好的猎物,中产孩子没龙骑兵护卫,又是草鸡意淫的竞争对手,那不如.........

这种理性是不是比精神病更可怕?

所以这类事情报道出来的不少,大多你能找到一个具体的事件引发犯罪份子报复社会,大多遇到点不公平或倒霉的事,然后钻牛角尖走不出来,而且学历普遍不高,黄一川的特殊性就在他是大学生,母亲还是公务员,真不能算社会底层,甚至你也说不出,他到底遇到什么不公平或者倒霉的事,但他还是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了,因此他必须是精神病,否则造成的社会恐慌更吓人。

我们都能隐约感受到为何他要杀人,甚至明白和他同样处境到人很多,只是大部分人绝不会做那事,所以他肯定是精神病,因为他如果没有精神病,那其他和他同样处境到人就有可能......

黄出生在湖南一个公务员家庭,从小到大也是好孩子,读书成绩不错,11岁那年,父母离婚,一个离婚妈妈对儿子,那对儿子出人头地的渴望是相当的大,黄对自己也是严格要求,必须成功成为精英才能报答母亲,在中国那种小县城,不比大城市,离婚就是罪,很没面子,唯有儿子出人头地,到京沪高薪,内环线120平大房子才能洗刷这样的耻辱。下图是黄一川的照片,非常路人的长相,但这也才是最可怕的,每个普通外表下的人都可能驻扎着魔鬼。
1.jpg

对小镇青年黄一川来说唯一的道路就是读书了,他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在绥宁一中读的,高三每次模考的成绩都在年级20名左右。绥宁一中是当地最好的中学,正常发挥黄是可以读个一本的,可惜高考不顺,只考入了湖南科技大学建筑系,其实对当地小县城的学生来说,这学历不算差了,黄的母亲也是公务员,回老家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也没问题,但凤尾接受不了这样的生活,自己是如此的优秀,出人头地,人生逆袭成为他的执念,有执念就会迷失自我,就无法醒悟,这就叫执迷不悟。

大学时候,优秀的人被集中起来了,他也变得不再优秀,竞选班干部这种小事失败,也让他心里不平衡去发威胁短信给成功者,到了大四他觉得唯一洗刷自己耻辱的方式是考研,他选择了东南大学建筑系,他母亲曾劝他考一个容易点的,但凤尾的人生哲学就是要么破罐子破摔,要么给我最好的,就这么任性极端。

不得不承认,黄死读书的本事还不错,两次考研他分数都到了,但面试没过,他觉得其中有猫腻,其他人有关系,人生有些事要看开,没录取就没录取,这不是科学研究,没这么多为什么,钻牛角尖容易把自己钻死。

考研失败后,在外闯荡找工作失利的黄一川回到家中,变得孤僻和爱玩电脑,黄母由于担心曾翻看过黄一川的包和手机,发现里面有不少广东、深圳或上海建筑设计院的面试通知,其实黄老老实实找个搬砖的工作,租个群租房,吃个脏外卖,再用手机看看小片子,也能在一线活下去,但这不是他要的生活。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他,到了三十岁还一事无成,天天想,日日想,早想晚想,他不愿意认命,人生在某个阶段暂时的认命,对个人和社会都是一种好事,死不认命的他,疯了,是疯狂的疯,不是疯癫的疯。请记住这张疯狂的脸。
2.jpg

中国因为自古资源太匮乏,有些对底层上进青年的教育是有毒的,比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他解决不好上进青年苦中苦也吃了,还没成为人上人你咋办的问题,古人想出来的办法是宗教,中国这种科举筛选底层爆概率的游戏,必须配合佛教,佛教的精义就在无常二字,一切功名都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别觉得迷信,这玩意在古代中国是最好的解毒剂,告诉你所追求的功名到头都是一场空,你心里也就平衡了。
想想清代,最伟大的文学家,一个写长篇的曹雪芹,一个写短篇的蒲松龄,都是仕途的失败者,落魄公子和落魄屌丝成就了伟大的文学作品,佛道思想是支撑他们的精神支柱。

在西方,那就是教会,告诉你地上没天堂,天堂不在人间在天上,神的荣耀高于一切人间的功名,人最后不都尘归尘,土归土,用数学解释就是你穷只有一万块,富人有十个亿,但神有正无穷,任何数字除以正无穷都是零,那你心里也就平衡,这种一神论,神自有永有高于一切的思想也是一种解毒剂,失败者能从敬畏神中获得力量,因为和人比你输了,自我认知出问题后,内心要么住一个仆役,要么就幻化一个暴君,俗话就是人比人,气死人,要么我死,要么你死。唯有高于人间一切的神出现,才会觉得失败是神对我的考验,在神面前人人是尘埃,那就追求神的道路,战胜旧我,获得重生,更不要说教会本身就有一些圣母心的福利活动。

所以只要不是邪教,无论中国的寺庙,还是西方的教堂,都能起到缓和社会矛盾的作用,我相信不是政府不懂这道理,而是中国太复杂,人民理性程度太低,宗教弄得不好就成了传销骗钱的邪教组织了,两害相权取其轻,那只能严管,让大家拜金拜物拜经济增长。

入世他处处碰壁,出世他没那环境,于是他疯了,很多人会说,为何他不选择和大多数京沪小镇青年一样,不着急,慢慢做,然后等待属于他的那片天,为什么这么着急?

黄一川是1989年出生的, 年龄不算大,男人在这个年龄段没啥大成就很正常,为啥他就等不起了,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毁灭他人,毁灭自己。

要知道范进中举的年龄是54岁,中举之前是真穷,猪油都吃不上,当饿的眼睛睁不开,那只鸡去市场上卖了换米,还不舍得吃鸡,就穷成这样,范进还孜孜不倦的要考科举,他老实的唯唯诺诺,是个烂忠厚的人,他不放弃因为他觉得还有希望。
这就使农业社会的好处,超稳定结构和单一上升阶梯,读书人阶层改变就看是否中举,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可以一直考下去,考上就改变命运,所以想永存。
同时社会上升渠道单一,你身边的人二十岁是农民,三十岁还是农民,二十岁是屠夫,一辈子是屠夫,人群封闭生活在一个村庄里,不会朋友圈莫名其妙出现《某某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这样的八卦,那就心态平和的一辈子考试。

其次是整体社会经济变化不大,一百年前用牛耕地,一百年后也是用牛耕地,长三角是用牛耕地,河洛平原用牛耕地,江汉平原也是用牛耕地,所以哪怕位极人臣的官员都爱搞到钱回老家买个大宅子,回农村过过小日子生活水平不比京城差。

但现代范进面对的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地区之间的经济差异非常大,这是空间上的,时间上,前几年的房价和现在的房价完全不是一个价,小县城都借去库存的东风涨上去了,更不要说内环徐汇120平的房子,想都不要想了,时代的发展不会等待任何人。

还有一个隐秘的东西比财富阶层更重要,就是女人,性是理解一切社会学的密码,大家看范进中举,“范进进学回家,母亲、妻子俱各欢喜”,现代独立女性是无法理解,范进这种人竟然会有妻子,不种田不杀猪一事无成到了五十多岁,就算女方社会阶层也低,是个屠夫的女儿,当年瞎眼了跟着她,为何她回家俱各欢喜,应该像她的屠夫爸爸那样,无尽羞辱范进才对呀。

不得不说,中国古代能稳定,除了驯服男人之外,更重要的是礼教完美驯服了女人,男人在外面再不是人,回到家还可以打老婆,把气发泄掉,女人逆来顺受觉得被打是活该,怒气发泄了,械斗就会适当减少,再啪啪几下,人也就太平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女人出嫁之前就是父权下的物,对男人要求也极低,社会舆论对嫁不出去的女人无尽羞辱,所以不会出现大龄剩女的现象,范进好歹也算读书人,能让屠夫看得到希望,所以就把女儿嫁给了范进。

现代黄一川来上海,内环线猪肉铺小老板的女儿是绝对看不上没房没工作又不帅的大学生,大学生已经无法靠身份贩卖希望和梦想了,必须先有实实在在的利益,否则你是没有任何交配权的。

假如你没读过书,这几年无论做装修,还是送快递,只要勤快能干,过年回老家父母还能给你说个亲,付点高额彩礼钱说不定也能找到个媳妇,不过如果像黄一川那样的青年来上海,能繁衍DNA的概率太低了,在餐馆做服务员的小芳他估计看不上,写字楼的小姐姐目光都不会给她。

雄性物种无法繁衍,活着又看不到希望,该读的书都读了,该考的研也考了,搬砖的生活他也体验过了,本来他自撸加佛系可以在群租房里愉快的玩游戏,快乐的活着,假如不甘心,他也可以尝试很多其他路走,他这个岁数应该也试了,正常人要么麻木,要么佛袭,要么继续试,可他却被自己逼疯了,环境逼迫他,他自己逼迫自己,最后疯了。

要么选择宗教皈依,要么对现实妥协,与自己和解,暗中默默努力,日拱一卒,功不唐捐,信仰自己其实是信仰神在你心中的过程,不放弃自己,神与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发表于 2018-12-6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最过不去的坎就是自己。忧郁症啊,疯子都是这么来的。
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8-12-6 19:51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是被自己逼疯的
发表于 2018-12-6 20:21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脚踏实地......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6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因斯坦的上帝之信:对我来说上帝一词不过是人类弱点的表达和产物。
~~~对弱势人类来讲,上帝就是上帝。。
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8-12-6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规矩,没有信仰,没有礼教,没有男女,广场舞的跋扈,底裤的外翻,什么没有可能!
这样的事不奇怪,也不会绝后,只不过我们的记忆常常忘记罢了!
发表于 2018-12-6 21:57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恨之人……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6 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擦,这都能扯到女权。如果杀人犯是个女的呢?也许有人说不会,但事实上女性杀人犯也很多。
这种文章的逻辑我也是醉了
发表于 2018-12-6 22:52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多重因素造成的
发表于 2018-12-6 23:37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洋洒洒一大篇……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7 00:14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长,看的我快睡着了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7 00:1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关心这次黄某杀人能不能偿命!!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7 08:00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原因都不能原谅伤害孩子的懦夫行为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7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个开头就可以不看下面的了

作者到底是真的回到以前么?死刑要慎重这个是法制进步的表现,在10多年前,就有很多人权组织问中国是否可以废除死刑,在国内也炒过一阵,因为当时国内的风还是想学西的,现在讨论的少了。也就是那个时候,死刑核准变成最高院来审核了。严打的时候那种,抓起来,一排排吃枪子儿的事情,难道是对的么?
我觉得,像挪威那样杀了几十个人住在监狱里面读大学,还申诉住的不好肯定是错的,但是随便乱突突肯定也是不对的。
写这一段的目的何在,真的是不明白。
发表于 2018-12-7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的逻辑就是说,为了社会的维稳,就要牺牲女性平等的权利,哦不,是生存权,是能够不受责打的权利。难怪现在家暴法院不判离婚呢。
这样的文章多了,更多女的都不会结婚了。不可怕吗?本来这个社会没有人有权伤害你的身体,仅仅因为结婚,所谓的丈夫就能肆无忌惮,法律和社会还支持。多么可怕。
看来,我要更加培养女儿的独立了,明年学学跆拳道。
发表于 2018-12-7 09:40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临出门看到新闻报道,法官用了好几个“极其恶劣...极其.......”后休庭,判定作案时是行为能力正常人,可怜了两个娃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7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叽叽歪歪说了半天不知啥观点,疯了就杀掉啊,疯牛疯狗不是都要扑杀的么?
发表于 2018-12-7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抑郁症好可怕
发表于 2018-12-7 10:53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没看完,就看了评论
来自小程序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qianfan 发表于 2018-12-6 22:19
擦,这都能扯到女权。如果杀人犯是个女的呢?也许有人说不会,但事实上女性杀人犯也很多。
这种文章的逻辑 ...

女权部分不看,只要看被精神病那段的分析就行。
发表于 2018-12-7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圆圆圈圈 发表于 2018-12-7 12:40
女权部分不看,只要看被精神病那段的分析就行。

问题是这种女权主义者的文章没几个是逻辑通顺的。所以很能理解西瓜说的
看个开头就可以不看下面的了

我是真的硬着头皮看完的,说真的,几乎100%女权主义者的文章逻辑不行(她们的核心目的就是为了女权而女权,浑然不管风马牛不相及),不是转贴在这里的,朋友圈的文章可能我都不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qianfan 发表于 2018-12-7 12:59
问题是这种女权主义者的文章没几个是逻辑通顺的。所以很能理解西瓜说的

我是真的硬着头皮看完的,说真 ...

他不是女权主义者啊,一个男律师,倾向于废死而已。
我现在看文章基本不看作者分析,只看罗列的事实,所以正反两边的都能看看。
这篇文章可能有很多槽点,不过我只关心一点,那就是,其实凶手并不疯,但是为了防止恐慌,让他间歇式疯了——全疯判不了刑,不疯所有家长会自危,特别是学校名气比较响的。像黄这样大众脸的潜在杀手,随时呆在我们身边。
文中还说了,黄母还是公务员,在高中成绩也还不错。这种和马加爵等性质又不同。
另一方面需要思考的就是国家的稳定,古代是用礼教,现在有些用宗教,有些用皇权,有些用金钱,各有利弊。
发表于 2018-12-7 22:2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千刀万剐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8 00:15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看回家稳定那部分,蛮有意思的
来自小程序
发表于 2018-12-9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圆圆圈圈 发表于 2018-12-7 12:40
女权部分不看,只要看被精神病那段的分析就行。

我就注意女权那部分了,神经病那部分大家都知道。都说心里话,哪个上来的爸爸不是冲着女权那部分上来看的?别装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8-12-9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压垮他的是欲望,人这一辈子,差不多就行了,也就几十年的事。
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8-12-10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圆圆圈圈 发表于 2018-12-7 13:08
他不是女权主义者啊,一个男律师,倾向于废死而已。
我现在看文章基本不看作者分析,只看罗列的事实,所 ...

黄母是公务员,这一条很关键。
发表于 2018-12-10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圆圆圈圈 发表于 2018-12-7 13:08
他不是女权主义者啊,一个男律师,倾向于废死而已。
我现在看文章基本不看作者分析,只看罗列的事实,所 ...

马加爵与黄一川不同,马加爵只对欺负他的人下手!黄一川则是伤害无辜!黄一川脑子绝对清楚,他不直接对伤害他的人下手,因为直接伤害他的人可能人高马大,无法报复与得逞,于是转向伤害弱小者以泄私愤!脑子清楚得很!!!
发表于 2018-12-10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保护妇女和儿童的权益,为什么放弃这一条?尤其是儿童,身心具弱,根本不知道保护自己!今天不杀黄一川,一定会涌现更多个黄一川!上海这座城市将永无宁日!
发表于 2018-12-11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支持废死的就恶心, 大概都是无子无孙的所以无所谓, 现在上海人口比以前多了那么多, 还废死, 监狱都要装不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联系我们|千帆育儿网 ( 沪ICP备15002998号-1 )

GMT+8, 2018-12-14 12:09 , Processed in 0.151621 second(s), 8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