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351|回复: 5

[其他类别] 再八一个陈年旧案:正义之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7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家人叫她莱儿。1967年莱儿三岁时就因先心接受手术,术后莱儿身体和智力都发育迟缓,到1975年,11岁的她心智大约和4岁孩童一样。10月5日周日,大多数店都关门了,妈妈做着午饭却突然想起家里没有面包了,于是给了莱儿钱,让她去还开着的店里买面包和空气清新剂。


莱儿穿着蓝色雨衣一个人出门,路上不少邻居都看到她。
(莱儿家)

(莱儿走的小路)



一小时过去了,莱儿还没回来,妈妈派莱儿的哥哥姐姐都出去寻找,等到下午3点,还是毫无线索,家人报警。三天后警方在郊外的路边发现莱儿的尸体,面朝下趴在高高的草丛里,身上的衣物还完好,可是衣服和内裤上却有精液痕迹,疑为嫌犯强奸杀害莱儿后又为其穿上衣服。法医测出莱儿共被刺12刀,其中一刀刺穿心脏。
(发现莱儿尸骨的郊外)


1975年是这样一个时间段:DNA直到12年后才被应用于犯罪鉴证,允许嫌犯要求律师在场的法案在9年后才在英国颁布。警方依赖的大多是证人证言。关于莱儿,的确有四位正义市民站出来说话了,她们是马可欣,凯瑟琳,德比和帕梅拉(请记住这四个名字:Maxine Buckley, Catherine Burke,  Debbie Brown, Pamela Hind)。她们都告诉警方一位名叫科世克的男子曾在莱儿遇害前一天向她们暴露下体。其中一位证人还提到科世克在莱儿被害后一个月再次向其暴露身体,并多次尾随。
(科世克与母亲夏洛特)


科世克时年23岁,是东欧移民父母的独生子,父亲于1970年去世。他智力低下(经测约相当于12岁儿童水平),从事税务工作。科世克的社交圈子很简单:母亲和小姨。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警方根据四位证人的证词搜查科世克的宝贝汽车,在里面发现一袋糖果及女性杂志,认为这些证据加大了科世克的嫌疑。12月21日科世克被捕,警探对他进行三天三夜的连续问询,被误导只要交待罪行就能回家的科世克承认自己杀害莱儿。检方立刻对他以谋杀罪提起诉讼。

诉讼期间科世克的母亲夏洛特为他聘请辩护律师大卫(也请记住这位的名字:David Waddington,此人日后成为英国内政大臣),科世克也推翻自己之前的口供,本案于次年7月开庭。辩方没有征得科世克同意就采取了因服用睾酮导致行为异常的辩护策略。科世克患有性腺功能低下,因此医生让他摄入睾酮治疗。科世克的医生不同意睾酮会导致科世克犯罪——不过辩护律师并没有请医生上庭发表见解。

莱儿衣物上发现的精液里有精子,然而科世克的精液里并没有存活的精子;科世克在莱儿遇害前摔断脚踝,要在发现莱儿尸体的山坡里犯案有相当困难。精子和脚踝的证据都没有被检方或辩护方在法庭上讨论。

科世克上庭时告诉陪审团自己从未见过莱儿,且案发当天他和小姨去父亲墓地拜祭,随后去了植物园。有证人可以证实科世克所言不虚,不过检方和辩方没有唤证人上庭。

陪审团以10:2的大多数通过了科世克的有罪判决。法官处科世克终身监禁,并当庭表扬作证的女孩们,也对警方的办案效率大加赞赏。证人之一马可欣的母亲希拉向媒体批评警方,认为如果他们早早将科世克抓捕,孩子们就能多一份儿安全,她呼吁法庭判科世克绞刑。

科世克和母亲提起上诉,被高院驳回。作为“性犯罪者”的科世克在牢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同监犯不仅嘲弄,威胁,甚至虐打他。入狱的第三年科世克患上精神分裂,有了幻觉。狱警以取得假释资格和参加性犯罪者的治疗计划为交换要求科世克承认强奸和杀害莱儿,均被科世克拒绝。

1991年,精神疾病已经相当严重的科世克终于被转入医院进行治疗。

科世克的母亲夏洛特和世界上大多数父母一样,为了孩子永不放弃,她不断请求国会代表,首相调查科世克一案。科世克入狱八年后终于有律师同意接手他的案子。律师马龙和科世克当时的辩护律师大卫的助手联手,准备向内政大臣提交请愿书——他们上交请愿书当天大卫当上了内政大臣。又过了16个月,警方终于重启对科世克案子的调查。

1991年,经过马龙的多次呼吁,内政部决定重审此案。案卷被发回西约克郡警局,接受的警探立即发现了不合情理的地方:科世克的性腺功能低下使其不育,莱尔身上发现的精液不可能属于科世克。

1991年2月四人承认此前向警方提供的关于科世克的证词均为编造,作伪证的理由是当时觉得好玩儿。四人都拒绝向科世克道歉,唯一还有些良知的帕梅拉也仅仅说“作伪证很傻,但谁让我们年轻”。三位法官组成的调查庭听取马龙提出的证据,推翻了15年前对科世克的判决,宣布他无罪,立即释放。

西约克郡警方,检方和最初对本案做鉴证的人员罗纳德同样拒绝道歉。1976年主持庭审的法官表示对科世克的遭遇很同情,然而不认为自己断案有任何不当。
(出狱后的科世克和母亲夏洛特)


1992年4月科世克被批准出院,整整16年的无妄之灾彻底摧毁了他的精神和情感,他对一切都不再有兴趣,大多数时候深居简出。刚恢复自由身一年六个月,科世克就因心脏病突发不治身亡,年仅41岁。科世克的母亲四个月后去世。当局承诺的£50万磅补偿尚未全数付清。(真是一笔好生意,用16年生命换来的钱都没运活着花。)
(科世克葬礼后小姨扶着悲痛欲绝的夏洛特)


(科世克一家的墓碑)

80年代末90年代初DNA被应用于犯罪鉴证,直到2006年警方才找到杀死莱儿的真凶,53岁的卡斯曲。

自案件重启,警方很长时间对寻找真凶毫无头绪,当年的证据几乎都已不在,唯一剩下的是从莱儿衣物上粘取证物的胶带。鉴证人员仔细检查胶带,幸运地从胶带上提取了凶犯的DNA。但问题是,数据库里没有发现相符的犯人。


卡斯曲开了家漫画店,1975年他开出租车为生,住得离莱儿想要买面包的小店很近。2005年因为一名性工作者控诉卡斯曲强奸,警方按程序提取了卡斯曲的DNA。虽然这起强奸案没有立案,卡斯曲的DNA进入了警方的系统。

2006年警方再次在系统里比对莱儿身上提取的DNA,他们总算找到卡斯曲。2007年11月2日卡斯曲被判罪名成立,处终身监禁,最短刑期30年。
(走出法庭的莱儿母亲感谢大家对自己一家的关心,没有提到警方)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冤假错案。。
发表于 2019-11-8 13:32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找到凶手,比没找到强。
发表于 2019-11-8 15:35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不该讨论的是4个作伪证的人吗?而且不认为自己有错,太可怕了,轻易毁掉别人一生。
发表于 2019-11-8 16:04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伪证,仅仅因为好玩,错了还不道歉。没有充分证据就判案,有什么理由宣扬疑罪从无
发表于 2019-11-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暗黑者,这四个伪证者很适合作为暗杀目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帆育儿网 ( 沪ICP备15002998号-1 )

GMT+8, 2019-11-22 12:47 , Processed in 0.040143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