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发表于 2020-9-17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月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督导组通报鲍某某涉嫌性侵韩某某案调查情况。经全面深入调查,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某某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

2020年4月以来,媒体网络报道鲍某某性侵“养女”,引起社会极大关注。山东及江苏、北京、天津、安徽等涉案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商请检察机关提前介入,对韩某某指控鲍某某性侵和媒体网络反映的情况进行全面调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联合督导组,对彻查该案工作进行全程督导。调查工作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讯问、询问当事人,走访相关证人,固定提取各类物证、书证、视频资料、电子数据,开展现场勘验、检查和检验鉴定。2020年6月以来,联合督导组又对案件调查工作进行了全面复查,目前有关事实已经查清。

一、关于鲍某某、韩某某的基本情况


被控告人鲍某某,男,1972年6月出生,离异,美国籍,原籍天津,具有中美两国律师资格,案发前系烟台杰瑞石油服务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非执行独立董事,2019年10月14日因涉嫌强奸罪被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取保候审。

控告人韩某某,女,户籍地安徽省太和县,自幼随爷爷奶奶生活,2015年随父母租住江苏省南京市。户籍登记出生日期为2001年8月,实际出生日期为1997年10月。

调查发现,2015年3月,韩某某和其父亲提供虚假出生证明和证人证言,申请更改了出生日期。经查阅韩某某学籍材料和历史档案,询问相关当事人和韩某某亲属、同学、邻居等知情人,并结合韩某某骨龄鉴定结果,查明韩某某真实出生日期为1997年10月。

二、关于鲍某某、韩某某的交往情况

调查发现,2014年4月至2015年2月,鲍某某在网上多次发布“收养”信息。2015年9月开始,韩某某为改善生活条件,通过QQ等多次发布寻求“收养”信息,并与多人联系商谈“收养”事宜。韩某某在网上看到鲍某某发布的“收养”信息后,主动与鲍某某联系。2015年10月10日,鲍某某到南京与韩某某及其母亲见面,两人以“收养”名义开始交往并发展为两性关系。2019年6月两人关系破裂。期间两人实际共同居住生活150余天,因感情等问题曾多次发生矛盾。在两人交往过程中,鲍某某不知道韩某某真实年龄。经向民政部门了解,两人不符合法定收养条件,未办理收养手续,不存在收养关系。

三、关于韩某某控告鲍某某性侵的情况

经深入调查,未发现鲍某某违背韩某某意志,采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韩某某发生性关系的证据。韩某某与鲍某某见面时已年满十八周岁,不属于法律特殊保护的未成年人。根据司法鉴定结论意见,韩某某具有性防卫能力和作证能力。韩某某关于被鲍某某使用暴力手段发生性关系的陈述内容及提交的有关物证,经查证与事实不符,不能作为认定犯罪的依据。调查显示,韩某某多次报案、撤案、对外寻求帮助,均与其和鲍某某产生矛盾或两人关系出现问题相关,一旦两人关系恢复或和好,韩某某即否认报警或者要求公安机关撤案。

调查显示,在鲍某某、韩某某交往期间,韩某某行动自由,与家人、朋友保持正常通讯,未发现被鲍某某控制人身和通讯自由的情况。在不与鲍某某共同居住期间,韩某某在南京正常上学、生活,且在多次报警的同时,以交朋友为名结识其他男性并交往。调查未发现韩某某QQ账户被鲍某某控制和伪造聊天记录的情况,未发现韩某某被鲍某某言语洗脑、实施精神控制发生性关系的情况。

综合本案查证情况,鲍某某和韩某某存在同居行为和两性关系,但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某某违背韩某某意志,采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不能认定鲍某某的行为构成强奸罪。鲍某某明知其本人和韩某某的情况都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收养和被收养条件,且在自认为韩某某系未成年人的情况下,仍以“收养”为名与韩某某交往且与其发生性关系,严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和公序良俗,应当受到社会谴责。

调查中发现的鲍某某涉嫌违反律师执业管理有关法律法规情况,已移交司法行政部门依法处理。

四、关于网上反映的其他问题

针对网上反映的公安机关在处理此案期间存在的问题,督导组同时进行了深入调查。相关材料证实,公安机关对鲍某某涉嫌性侵的数次报警报案都依法进行了处置,不存在不作为、慢作为问题。同时,发现基层公安机关在办案中存在不规范的问题,如办案民警和值班人员在接听韩某某及外地警方电话时态度生硬、不够文明等情况,督导组已责成相关单位进行认真整改。关于安徽省太和县相关单位和责任人在韩某某户籍年龄变更中存在的违规办理问题,由当地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针对性侵犯罪特别是性侵未成年人犯罪问题,检察、公安机关将始终以“零容忍”态度,依法从严惩处,坚持有案必查、有罪必惩,切实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原标题: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督导组通报鲍某某涉嫌性侵案调查情况_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楼主| 发表于 2020-9-17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信了,合情合理阿
发表于 2020-9-17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azking 于 2020-9-17 15:46 编辑

与未成年人发生关系,这一条还不够判刑?

看来我等真需要普法教育啊

NND,又变成成年人了,哈哈
发表于 2020-9-17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度反转啊~
 楼主| 发表于 2020-9-17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jazking 发表于 2020-9-17 15:45
与未成年人发生关系,这一条还不够判刑?

看来我等真需要普法教育啊

他以为是未成年人,但事实上不是,于是他不构成犯罪

如果他以为是成年人,事实上不是,也不构成犯罪
 楼主| 发表于 2020-9-17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父母2015年改的年龄然后在网上卖孩子

目的性很明确,所以觉得这个是事实
发表于 2020-9-17 17:0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孩一家仙人跳失败
发表于 2020-9-17 17:50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改没改年龄,把女孩子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去养,这本身就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操作。正常人家,连女孩子在外面过夜,哪怕是熟人朋友家,也要三思的。
发表于 2020-9-17 18:0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喵0606 发表于 2020-09-17 17:50
不管改没改年龄,把女孩子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去养,这本身就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操作。正常人家,连女孩子在外面过夜,哪怕是熟人朋友家,也要三思的。

人家爸妈知道自己孩子成年了…他们是换了种方式让孩子傍大款去的

都不是什么好人
发表于 2020-9-17 18:47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作恶的父母,跟前一阵逼未成年女儿嫁人的父母没啥区别。女孩在他们眼里就只有这个用途。

发表于 2020-9-17 19:43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是人贩子呀……
自己生的 也不贩的

发表于 2020-9-17 19:45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律师厉害的
人渣极品
发表于 2020-9-17 21:38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原以为想和未成年人发生关系,却没成功,不是应该强奸未遂吗
发表于 2020-9-17 21:55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双方都不是好人
发表于 2020-9-17 22:36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怕(ó﹏ò)
发表于 2020-9-18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rianpenny 于 2020-9-18 07:26 编辑

最高检、公安部的结论是可信的。看到一篇源自远见公众号的文章,搬运一下:

鲍毓明性侵养女案“反转”应有的反思

9月17日下午,最高检、公安部联合督导组通报鲍毓明涉嫌性侵案调查情况: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毓明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

同时,北京市司法局通报,鲍毓明2006年取得外国国籍后隐瞒不报仍以专职律师身份执业,涉嫌向司法行政部门提供虚假材料,依法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因鲍毓明隐瞒已入籍美国的事实,违法在华从事执业律师,公安部决定将鲍毓明驱逐出境,烟台市公安局依法执行对其驱逐出境决定。

我仔细看了联合调查组关于鲍毓明涉嫌性侵案调查情况的通报,有三点核心内容:

第一,举报人韩某某涉嫌提供虚假出生证明和证人证言,更改了出生日期,将1997年10月出生改为2001年8月出生。其在2015年10月首次与鲍毓明见面时,已经年满18周岁,不属于法律特殊保护的未成年人。即所谓受害人不是“未成年幼女”。

第二,未发现鲍某某违背韩某某意志,采用暴力、胁迫或者其它手段强行与韩某某发生性关系的证据。根据司法鉴定结论意见,韩某某具有性防卫能力和作证能力。即双方是成年人之间自愿发生性关系,不存在被“性侵”。

第三,不存在警方“不作为”、“慢作为”的问题。事实上,警方对韩某某数次报警报案都依法进行了处置,但是韩某某关于被鲍毓明使用暴力手段发生性关系的陈述内容及提交的有关物证,经查证与事实不符,不能作为认定犯罪的依据。更可笑的是,每次报案的是韩某某,要求撤案的也是韩某某。韩某某多次报案、撤案、对外寻求帮助,均与其和鲍某某产生矛盾或两人关系出现问题相关,一旦两人关系恢复或和好,韩某某即否认报警或者要求公安机关撤案。

调查组的通报非常详细,列举了大量的事实证据,我相信自己的归纳是准确的。如果有人认为我归纳不够准确,存在断章取义和误导舆论的问题,大家可以指正。

这说明整个事件,是韩某某及其母亲任意胡为、浪费公共资源的炒作,她们对当事人鲍毓明和警方指控的主要“事实”全部属于造谣、抹黑。其动机无非是像之前韩某某多次所做的那样,对鲍毓明施加强大压力,从而捞取更大的经济好处。

她们当初对媒体编造的大量耸人听闻的谎言,无非是制造爆点、吸引眼球、最大程度地获得舆论同情,给鲍毓明施加最大的压力。只是可能连她们自己都万万没有想到,她们随口编造的那些漏洞百出的谎言,居然被媒体铺天盖地炒作,引发社会强烈反响,最高检和公安部果断介入。

在当时舆情汹涌,绝大多数人对鲍毓明喊打喊杀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男人确实要小心!鲍毓明“性侵养女”为何不可信》。就双方公开的事实,我实事求是地对该案进行了较为详细的分析,得出了三个基本结论:

1、韩某某及其家人的指控漏洞百出,鲍毓明“性侵养女”根本不可信;

2、韩某某存在显而易见的年龄作假,不存在性侵14周岁以下幼女的问题(基于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的原则,我不可能猜测到年龄造假问题);

3、公安机关不予刑事拘留和逮捕鲍毓明,并非此人有什么后台,而是明显的证据不足。

现在来看,我当初的分析结论非常客观,也非常接近于事实。

以我20多年来混在网上,并长期从事职业自媒体人的经历,我当然非常清楚,许多网民在铁的事实面前从不认错,大家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实”——哪怕是不值一驳、极其荒谬的谎言。即使那些当初跟我辩论中,信誓旦旦地声明最终以司法机关结论为准的人,一旦司法机关所做的结论与他的认知不同,立即就会改口狡辩“司法机关的结论并不可信”。你让他拿出相反的证据,对不起,他没有,他只会不断重复那些漏洞百出的谎言。

更难过的是,这样一个显而易见、事实清楚的案件,当时舆论一边倒地站在所谓受害人一边。许多人无视我文章中分析的事实与逻辑,对我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和粗俗谩骂。在全部1000多条留言中,粗略估计80%以上都是极其恶劣的言语攻击。

在这些留言中,有所谓知名学者,有专业律师,当然多数是身份不详的普通网民。有许多律师嘲讽我不懂法律,还有少数律师跟我打赌,如果司法机关认定鲍毓明无罪,他(她)从此放弃律师执业资格。虽然我不会跟这些人较真,但可见我们律师队伍中人员素质确实参差不齐,少数人缺乏起码的专业素养。

如果专业律师都能被谎言蒙骗,难怪媒体人和普通大众跟风炒作了。只是对于这种显而易见、漏洞百出的谎言,绝大多数人包括专业人士都信以为真,才是值得我们深思的社会现象。我们需要认真反思,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绝大多数国人同胞失去了对社会常识的判断力,丧失了基本的独立思考能力。

发表于 2020-9-18 09:19 来自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都不是善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帆网 ( 沪ICP备15002998号-1 )举报电话:54804512

GMT+8, 2020-9-28 07:08 , Processed in 0.035474 second(s), 1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